区区5万人的欧洲小镇聚集上百个假网站 编造美国谣言

  • A+
所属分类:赛事集锦

当地时间7日,多家美国主流媒体宣布,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击败特朗普赢得大选。

这是一场耗资近140亿美元的大选,号称史上最昂贵的竞选。但就是这样一场如此“烧钱”的选举,在选举日到来之前,就已经被可能爆发暴力事件的担忧所笼罩。而在选举结束之后,抗议活动也没有完全停止过。共和党阵营指责民主党阵营企图“窃取选举果实”,民主党阵营则指责共和党阵营企图“破坏选举”……

英国《卫报》说,无论谁赢得今年的总统选举,美国仍将是一个严重分裂的国家。英国《金融时报》称,美国的历史性投票无法带来多少确定性,美国面临一个不确定的未来。日本《每日新闻》则表示,被如此无序和分裂笼罩的美国总统大选前所未有,一直以来作为“民主教科书”的美国今天的现实着实令人震惊。

此次大选不仅没有给美国带来团结,反而加深了美国社会的分裂。谣言、投诉、撕裂、争吵,贯穿整个大选始终。

2020年10月27日,一名工作人员在美国纽约的一处投票点工作。图|新华社

事实上,美国大选也不是今年才变得相互攻讦、谣言满天飞。在历史上,它就一直与谣言相伴。

文 | 王锦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

编辑 | 蒲海燕 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美国大选的谣言高发症?

1840年大选

美国第八任总统、民主党人马丁·范布伦寻求连任,以威廉·哈里森为候选人的辉格党对范布伦进行攻击。

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位国会议员谴责范布伦生活奢靡,并绘声绘色地称白宫是宫殿,范布伦睡觉的床跟法国国王路易十五的床一样豪华,白宫地毯的厚度,能让一只脚陷进去。他还说范布伦吃的是法国大餐,用的是金盘银盏,穿的是丝绸服装,甚至往身上抹香水,让自己闻起来像鲜花一样芬芳。

范布伦在谣言中被拉下了马。

1856年大选

约翰·弗里蒙特是新成立的共和党的候选人。民主党当时散布谣言说,弗里蒙特实际上是罗马天主教徒。

由于他拥有法国和加拿大的血统和姓氏,许多选民相信了这一点。而共和党根本就无法抵制这一谣言,因为如果话说得太过的话,就会失去天主教徒的选票。但那时的美国人还不太能接受一位非新教徒总统,所以谣言害得弗里蒙特失去了一些选票。

那一年最终的胜者是民主党人詹姆斯·布坎南。

1876年大选

共和党候选人拉瑟福德·海斯在竞选时陷入了一场空前丑闻。民主党攻击他在酒醉之后陷入精神错乱,开枪打伤了亲生母亲。最后海斯仅以一张选举人票的微弱优势胜选,险些失去总统宝座。

1896年大选

民主党候选人威廉·布赖恩是位青年才俊,颜值极高,能力出众,在民众中极受欢迎,这令共和党候选人威廉·麦金利颇为不安。

他找了一些医学专家,日复一日地在报纸上对布赖恩的健康问题发表看法。他们抓住布赖恩的所谓“精神疾病”做文章,《纽约时报》在9月下旬还发表一篇社论,质疑威廉·布赖恩的精神状况。

就这样,麦金利将经验不足的竞争对手成功斩于马下。

1920年大选

共和党候选人沃伦·哈定的血统也被拿来做文章。

坊间出现争议,说哈定具有十六分之一西印度群岛黑人血统,并且家谱中还有其他黑人。哈定的反对者、历史学家威廉·钱斯勒还写了一篇探究其身世的文章,言之凿凿地证明哈定具有黑人血统。

由于当时黑人参政被严格禁止,哈定的这个“新身份”对他十分不利。哈定的竞选经理不得不出来回应争论,称“哈定有着来自新英格兰和宾夕法尼亚的碧眼血统,流淌着最好的先驱者的血液”。

好在哈定最后还是脱颖而出,赢得了选举。

……

1988年大选

老布什的竞争者迈克尔·杜卡基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当时,民主党候选人杜卡基斯有抑郁症史的传言四起,关于他精神健康的猜测很快在全国各大报纸上发表。杜卡基斯被迫发布了一份医生的报告,声称他“健康状况良好”。

他在7月中旬民调中领先老布什17个百分点,但在8月中旬落后,此后再也没有恢复。杜卡基斯声称,流言在竞选中伤害了他,“你不会在一周内就降8个百分点”。

……

网络发达,谣言泛滥

历史上的大选谣言还只是传统媒体的较量,而2016年大选则是第一次智能手机全面普及,社交媒体、自媒体遍地开花时代的大选。

2017年5月2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意大利梵蒂冈与教皇方济各会面。

在造谣方面,媒体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各类谣言甚嚣尘上、一时无两。最荒唐的莫过于“教皇方济各支持特朗普当总统”的新闻了。

2016年7月,一个名叫WTOE5News.com的网站发表新闻称,“教皇方济各震惊世界,支持唐纳德·特朗普竞选总统”。这个网站看起来像一家真实的新闻机构,而它发布这条新闻的时候才刚成立两周而已。

在这条虚假新闻中,教皇表示,“在美国总统选举中,我一直犹豫要不要为两位候选人提供任何形式的支持,但我现在觉得,不表达我的关切将是我作为罗马教廷的失职”,并称FBI虽然认为希拉里多次违法,但拒绝起诉她,“暴露了其自身已被强大的政治力量所腐蚀”,建议人们投票反对“腐蚀了整个美国联邦政府的强大政治力量”,他“不是以圣父的身份,而是以一个关心世界的公民的身份,请求美国人投票支持唐纳德·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

梵蒂冈发言人随后对这一声明进行了澄清,称教皇并不想引导任何投票倾向。在10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教皇再次坚称他不支持政治候选人,“我对竞选只字未提”,“好好研究,祈祷,凭良心投票”。

然而真理没有谎言跑得快。“教皇支持特朗普”的谣言在Facebook吸引了超过10万条的评论。9月下旬,当一个名叫“终结美联储”(Ending the Fed)的网站发表了同一标题的新闻后,它在Facebook上获得近100万次的参与,成为2016年选举中最大的假新闻之一。

此次大选中,希拉里·克林顿的健康问题一直是谣言的集中营。

特朗普阵营试图将她定位成虚弱的、在健康问题上不诚实的形象,而自从希拉里在2005年1月、2009年6月、2012年12月三次被证实晕倒或摔倒之后,选民对她的健康状况就更加担忧了。

关于希拉里患有某种严重的、未披露的疾病的传言一直在蔓延,最致命的莫过于猜测她患有帕金森病。来自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的特德·诺尔医生发布了一个长达16分钟的视频,名为“希拉里·克林顿的病情被揭露”。

在视频中,诺尔直截了当地说:“希拉里·克林顿患有晚期帕金森病。”他表示,到2016年初,希拉里奇怪的身体运动和大脑冻结变得很普遍,这与帕金森病发展到晚期阶段是一致的。

他用了很多视频做证明,比如希拉里在别人说话时反复点头,称这是“点头震颤”。他还称希拉里在听别人演讲时把手叠放在一起是为了“隐藏手的颤抖”,甚至希拉里用夸张的动作回应别人,用力摇头几秒钟也被说成是帕金森病的证据。他还引用了一名未透露姓名的特勤局人员的话,以证实希拉里确实患有帕金森病。

诺尔医生的描述与很多人的猜测不谋而合,于是大家也就顾不得他是一名麻醉科医生而非神经科医生的身份了,也不理会希拉里的私人医生丽莎·巴尔达克给出的体检评估,更不会在意发布视频的网站是否可靠。

与此同时,“希拉里向IS出售武器”的传言也传得沸沸扬扬。

事情起源于2016年“维基解密”网站公布了民主党内高层泄露的电子邮件,其中就有希拉里竞选经理约翰·波德斯塔的邮件。但很少有读者真正地去阅读这些泄露内容,这就给了二手报道足够的发挥空间。

其中的一篇二手报道以“维基解密证实希拉里向ISIS出售武器”为题,称“维基解密”收到的电子邮件是真实的,电子邮件证实希拉里及她的国务院正在积极武装伊斯兰“圣战”分子,包括叙利亚的“伊斯兰国”(IS)。

事实上,没有任何公开的电子邮件记录能够证明希拉里故意和知情地安排美国向IS出售武器。

然而,这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很多人相信了这一新闻。

就在选举前的一周,“维基解密”泄露的关于“Commet Ping Pong”披萨店的事情引起了恶作剧网站“4chan”的注意。

一些“4chan”用户跑到詹姆斯的Instagram,在那里他们发现了詹姆斯和一些小孩的照片,还有披萨店墙上一些难懂的现代艺术画作等。通过这些照片,再加上詹姆斯给希拉里的竞选捐过钱,并且又和竞选团队的主任私交甚好,于是捏造了该披萨店是由希拉里及其竞选团队主席波德斯塔领导的虐童组织大本营的谣言。

一开始谣言只是在“4chan”上传播,但后来好事者将此事发布在了Reddit网站上。因为正值美国大选前夕,该事件引起很多人的关注,接着Facebook上也出现与谣言有关的更多帖子。再后来,一家土耳其电视台也在推特上跟进,该事件在推特上迅速发酵,迫使美国主流媒体纷纷出来辟谣,但由于网络传播速度太快,辟谣并没能阻止谣言的传播。

竞选的错?网络的“锅”?

美国大选在历史上就一直与谣言相伴。谣言可以改变选举结果,进而改变历史进程。

时至今日,有多少历史为谣言所变已无法考究,有多少航程因谣言偏航却仍在发生。对于我们每一位历史的亲历者来说,看清竞选的真相和谣言的本质,才能保持清醒,前覆后鉴。

首先,美国大选的本质决定了相互攻击不可避免,谣言的产生不可避免。

2020年10月27日,人们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一处投票站填写选票。图|新华社

从早期的联邦党和民主共和党,到后来的辉格党和民主党,再到现在的民主党和共和党,美国政治传承下来的两党制,决定了两党竞选时不会有妥协和合作,只能是势不两立的争斗。而在这种争斗中,攻击和污蔑成为标配。不为别的,只是因为这些肮脏的手段对于摧毁对手真的有用。

美国小说家马克·吐温的《竞选州长》讽刺的就是两党为竞选不择手段的现象。“我”在竞选州长的过程中,被政敌污蔑成伪证犯、小偷、挖坟盗尸犯、贿赂犯和酗酒狂,最后身败名裂,不得不退出这场无聊的游戏。

其次,西方媒体的新闻自由只是一种假象,政治和经济利益才是背后真正的驱动力。

从历次美国大选中可以看出,西方媒体所宣传的独立性根本就是镜中花、水中月。各媒体背后都有自己的金主,报道新闻有明显的选择性和倾向性。在选举中还会站队,为某一候选人背书,充当该候选人的舆论打手,歪曲事实、抹黑对方是基本职能,为了背后的利益集团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在传统纸媒时代,报纸、杂志等媒体依靠耸人听闻的新闻和负面消息可以提高销量,增加广告收入。在网络和社交媒体时代,通过编造网络谣言,获得点击率和流量,再将流量转换为经济利益是一些新媒体的运作规则。

在巨大经济利益的刺激下,一些假新闻作坊应运而生。欧洲小国马其顿有个叫维勒斯的小镇,人口只有5.5万,却聚集了100多个看起来类似于美国新闻网站的假网站,他们编造美国政治谣言,以吸引更多的广告投放,从中获益。而在美国本土也有很多专业的假新闻撰写团队,写手们每月收入可达1万至4万美元。

有些时候,当某一政治集团找上专业写手时,双方各取所需,各得所愿,政治斗争的双方互泼脏水,专业写手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在政治和经济利益的搅动下,没有人是无辜的。

再次,网络传播的特性加速了谣言的传播。

网络的传输速度加快了谣言的奔跑速度,新时期谣言借助互联网呈现出集中爆发、几何级数增长的特点。如果把网络谣言与美国大选、政治人物挂钩,再起一个吸引人眼球的题目,就会大大加快谣言的传播范围和扩散速度。

与此同时,网络对网民个人身份信息进行了隐匿,法律法规对网民的约束力弱化,导致部分网民肆无忌惮地在网络上编造或分享谣言。网络的匿名性和弱规范性使得网络成了谣言满天飞的载体。

而且,在网络时代,民众对于信息的“选择性接收”不仅未被纠正,反而日渐强化。

在纸媒时代,民众虽会选择与自身倾向相同的媒体接收信息,但接触信息的范围仍比网络时代全面。

网络时代的今天,网络媒体不仅不纠正网民在信息上的偏食,还根据网民喜好加大相似新闻的推送力度,使得网民在自己的“信息茧房”中日益满足,甄别和判断能力大为退化,进而继续散播和传送谣言。

最后,西方民粹主义的兴起使得政府和主流媒体的公信力下降,为“阴谋论”提供肥沃的土壤。

民粹主义的本质就是反精英、反建制。在美国民粹主义崛起的大背景下,精英的丑闻常常成为庶民的狂欢,民众相信民间的力量,而非政府和主流媒体。在求证关于精英的各类传言时,人们更倾向于默认其真实性而不是证伪。

反建制的力量助推了2016年大选中谣言的传播。

根据BuzzFeed网站的说法,在总统大选的最后三个月中,Facebook上与选举有关的20大虚假文章中,有17篇是反希拉里的。

在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学者所做的数据库中,有41篇文章是反特朗普的,而115篇是反希拉里的,前者被分享760万次,而后者被分享多达3030万次。巨大的数量差异折射出民粹主义力量的兴盛。

谣言的传播就这样与美国大选相伴,既无妙方,亦无良药。最后事情的真相也随谣言一起,埋藏在了历史的长河中。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