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市值公司遇“大困局”:无人理睬 如何自救?

  • A+
所属分类:国际体育

文|新浪财经 许旻

编辑|韩大鹏

中小市值公司的的尴尬处境早已有之,但叶飞的爆料让资本市场的焦点再度回到这里。

近期,私募大V叶飞爆料,以中源家居为代表的部分上市公司违规进行“市值管理”,揭开了背后的利益链条。而牵涉其中的上市公司,绝大多数都是在100亿元以下的中小市值。

新浪财经从wind统计,截至6月3日,A股已有4330家上市公司,其中,100亿市值以下的企业占据68.6%,将近7成。尽管数量占上风,但他们的成交量和关注度却远远不及大市值公司,在注册制之下,中小市值公司“壳”资源的用处被削弱,似乎正在边缘化?

“全市场公司太多,投研人员一家家看精力不够,肯定有所取舍。”某上市券商的自营部投资经理陈呈(化名)这样告诉新浪财经,“但不是小公司就没有机会了,也有很多小而美的公司,再一步步成长为大公司。”

中小市值的尴尬境地

叶飞爆料“市值管理”公司名单后,在榜的公司纷纷大跌,而其他中小市值公司也遭到波及,股价连连重挫。甚至有传言称,某家机构将200亿市值以下的公司都剔除投资考虑了,不过该说法暂时没有被证实,但这一传言也侧面说明了中小公司的情形并不乐观。

即使没有叶飞,中小市值公司的境况也早已暴露。

此前就有一家上市公司,遇到过因市值而被拒之门外的窘况。当时,《你们30亿市值都不到,我们接待不了》一文刷屏,说的就是上市公司A,虽然上市已有七八年,营业也在不断增长,但由于各种原因,市值却从最高峰的100多亿元跌至30亿元不到。当公司老总想通过路演与机构投资者交流的时候,却被告知,因为市值太小,机构不予接待。

这只是众多中小市值公司遭遇难点的一次缩影,折射的是,市场资金越来越向大市值头部公司靠拢的现状。数据统计,2020年,A股市值在后10%的公司年成交总额占市场整体的2%左右,而2015年,这一数据为3%。与此同时,市值前10%的公司的成交额占比却稳步提升,从36.4%到了39%。

“市值太小的公司,我们会有几个顾虑。”上海公募一位基金经理对新浪财经透露,首先,这几年,他们管理的基金规模越来越大,公司市值太小很难配置,“就算买了这些公司,在基金盘子里占比太小,就算翻倍了,也对净值影响不大。不如买大市值公司,买的权重高,股价一涨,很容易就有反馈。”

其次,他表示,小市值公司的流动性相对较差,“我们也怕买了之后卖不出去,而且很多小票一般都进不来我们股票池。”

当然即使基金规模允许,流动性也不错,机构投资者们还是更愿意选择“核心资产”或者市值有一定保障的公司。以中银中小盘成长混合为例,截止今年一季度末,基金规模为6103万元,前十大重仓股中有卫宁健康、大参林、安恒信息、鸿路钢构、极米科技、贝达药业、首旅酒店、瀚蓝环境、航天电器、欧派家居,并没有低于150亿元市值的公司。

(中银中小盘成长混合前十大重仓股,市值数据截至6月3日)

据上述基金经理对新浪财经解释,这样做最关键的原因是:他们精力有限,难以覆盖A股全部公司,头部公司更容易有确定性机会,而中小市值公司中优质公司相对较少。

“A股4000多家公司,1个研究员或者分析师能够深度覆盖50家公司,那么4000家也要80个研究员,一家公司很难养这么多人的,尤其是这么多公司中优质的公司只占很少一部分。”陈呈也认可,每个人精力分配有限。

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管清友曾表示,市值50亿以下公司,公募基金调研占比不到1成,百亿以上市值企业数量占比30%,市值占比85%,交易占比80%。

而注册制之后,这一趋势更有所加剧。“壳”资源用处削弱,“A股越来越机构化,核心资产、价值投资成为主流,强者为王、大者为王。”管清友这样说道,特别是2020年,以龙头白马股为代表的大盘股走出了波澜壮阔的大行情,而很多中小市值股票却被市场抛弃,逐渐僵尸化,A股正在加速内卷,中小市值的生存处境越发艰难。

边缘化危机中的反面“自救”

遇难题,就要想对策。

不过,正向运作突破困境,需要花钱花时间,而反向“自救”则更加便捷快速,一部分公司因此走上了伪市值管理的道路,这就出现了叶飞在爆料中所描述的现象。

根据叶飞的描述,新浪财经简单梳理下此事的前后。某上市公司A的大股东想做“市值管理”,于是找了一家机构作为操盘方,而这个操盘方找到了叶飞,以叶飞为中介又找了公募、私募和券商资管作为下家,约定由下家买入代为持有,便于后续操盘方拉升股价。

根据约定,在此过程中,中间人叶飞可以赚取一笔“中介费”,而下家们也能收到一笔“好处费”。本来“买卖”结束,大家各自飞。但由于该上市公司A的股价崩盘,操盘方赖账了,下家不仅把筹码砸在手上,变成了接盘侠,连“好处费”都没有收全,于是就去找叶飞要钱,而叶飞也没有收到钱,就闹出了这一连串的事情。

(证监会启动核查)

目前证监会已经启动核查程序。如果最终调查结果显示,叶飞举报内容属实,上海久诚律师事务所主任、首席合伙人许峰认为,要是有证据证明叶飞跟“市值管理”的上下家都沟通过,比如有聊天记录或者录音,那么就无法排除刑事责任,可能涉嫌操纵市场罪。其他参与“市值管理”的相关人员也是同理。

不过,无论叶飞爆料内容是否存疑,这背后的黑色套路都十分引人注意。

“类似的做法的确存在。”上海一位资管公司的投资总监介绍,“比如,上市公司股东想要高位减持,或者做定向增发、大股东质押等,如果市值小的话,公司无人问津,做高股价更有利于达成这些目的。”

而这样的做法催生了一些市值管理机构,华东地区一位券商投资经理对新浪财经解析,类似的市值管理机构被被称为“盘方”,他们会先带消息面节奏,再找一些公私募机构入场锁仓,减少流通盘,便于盘方操作抬升股价。一旦很多投资者跟风买入,股价涨幅可观,他们再逐渐退出。

但这些做法并非“万无一失”,上述资管公司投资总监表示,如果股价难有起色或者没有吸引到大量散户,盘方或者公司还会通过中间人找到公募基金接盘。

“其实这种所谓的市值管理找人接盘,其实说白了就是联合坐庄,也算是行业潜规则,属于灰色地带,不能拿到台面上说,有很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全靠博弈。”管清友表示,有两类4种常见的“歪门邪道”,一类是有价值营销的财经公关商市值管理模式、盘活存量的券商市值管理模式;另一类是拉升股价的大宗交易商市值管理模式、联合坐庄的私募基金市值管理模式。

“这次实名举报算是撕开了金融行业的一个口子,短期确实会加剧市场风险,谨防黑天鹅,但长期来看,并非坏事,反而会推动资本市场不良加速出清。”管清友认为。

小而美公司的成长进化史

而叶飞事件的发生,却并非呼吁大家对中小市值的一刀切。“核心资产也会过度拥挤,中小市值企业僵尸化会加大决口风险。”管清友认为,公司应学会正确自救。

对此,他提出了几点建议:首先,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完善公司治理,积极拥抱资本市场。现在市值管理这个词已经被玩坏了,但真正的市值管理可以通过合法合规操作——可通过再融资、并购和股本扩张等提升价值,并在市值低迷时通过增持、回购等维护市值。

其次,优质中小企业应借助第三方平台与投资机构路演联动,在精准匹配到优质投资机构的同时,提高品牌曝光。

虽然市值管理能够帮助公司有所提升,但这并不是核心,管清友表态,最重要的还是,保持主营业务的竞争力和可持续增长。陈呈也提到,真正能够帮助公司飞升的还是业绩和成长性,“过去几年,就有不少50亿以下的小票涨成大公司。”

陈呈就举了颐海国际的例子。这家公司起源于海底捞,最早是海底捞旗下供应火锅底料的子公司,2007年获得海底捞品牌的永久免费使用权。目前是集火锅调味料、中式复合调味料和方便素食三大系列的生产和销售为一体的食品供应商。

2016年颐海国际上市,彼时公司的股价一直2-3元之间徘徊,原先市值就在50亿元以下,但如今最高价曾达到148元,对应最高市值也超过千亿,即使最近股价腰斩,市值也保持在600亿左右,已不可同日而语。“千亿顶流”基金经理张坤也曾大举买入颐海国际,是他旗下产品的前十大重仓股之一。

与此同时,颐海国际的每年净利润也在同步上升,从2016年到2020年,归属于公司股东净利润逐年分别为1.87亿元、2.61亿元、5.18亿元、7.19亿元、8.85亿元。

(市值数据均为截至当年末)

“龙头人人都会看,寻找小而美的公司,有时候才是我们拿到超额收益的重要机会。”陈呈说,他们会从几个核心财务指标入手,比如根据营业收入、净利润、现金流、ROE等判断,就能排除掉90%以上不适合投资的公司,剩下的再不停地研究,有点类似“翻石头”。

而今年以来蓝筹为主的上证50,还跑输了有更多中小盘股的中证500指数和中证1000指数。截至6月3日,上证50指数小幅微跌1.36%,而中证500指数则上涨了4.72%,中证1000 指数也上涨了1.61%。

截至6月3日收盘,A股全市场市值在30亿元以下的小市值股票共有976只,包含大量ST股,但依然有703只个股归母净利润在2020年实现了正增长,且不乏净利润翻倍的个股。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